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專訪一代廣播藝人梁送風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一個橫跨四個年代的廣播藝人---梁送風先生,在本刊出版之日,已經離開澳門身處美國了,現在的他,面對過往三十多年的藝術生涯,和以後的另一種生活,他的感覺又如何?
        「我真的捨不得離開我的聽眾,他們始終和我一起,一切都很親切」,梁先生在真摯中帶點無奈,「不少人兩代,甚至三代都聽過我的節目,算算自己做廣播的日子,也有三十三年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一九五二年梁先生開始在澳門綠村廣播電台(商業電台)從事廣播工作,到一九六六年同時兼任主持澳門電台(政府電台)做節目,直至今日。
        「初時我只做一些諧劇,後來竟愛上了文藝悲劇,發覺自己也有能力去做,結果嘗試去了,最近的一年,連“鬼古”也講講(半夜怪談)。記得有一次,我到清平戲院去看張瑛、白燕主演的《雷雨》,很是喜歡,回來便一個人扮演四鳳、周萍、周沖、繁漪、周樸園、魯媽、魯貴、魯大海八個角色。聽眾反應也不錯。」梁送風節目種類的多元化,以及他那種不斷創新的精神可見一斑。
        不論梁先生的節目種類有多少,但都有著同一的特色,就是“角色多多,演員一個”。與他同期的“李我”及“蕭湘”有所不同,他們的節目大都以第三者身份去旁述一個故事,其中只有二種聲出現,但梁先生則全部用第一、二人聲去講故事(是戲劇化)。節目中常出現四種聲調以上,梁先生一個人可以做個花甲老翁、五十多歲的大嬸、中年男人、二八年華的少女、牙牙學語的小孩子,聲赤瘍雂あh大得很,梁先生又如何得此“神來之聲”?
        「我並沒有跟老師學習,只是自己苦練得來,不過這種單人廣播劇,也是被迫形成的,因為那時廣播劇並沒有太多的人手,訓練也很困難,於是便要一個人做,也就變成另類藝術“口技戲劇”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現時電台的廣播方針,大都以播送流行歌曲為主,廣播劇所佔的比率也少了,總的來說,電台的對象是以年青人為主,梁先生的看法又如何?
        「作為一個官方電台來說,節目內容更要多元化,不可單一面向某方面,聽眾不止是年青人,其他年紀的人也應照顧到。」 從他所說的,我們大可以窺視到某些問題。
         以一個資深的廣播從業員來說,他應該具備何種條件才能成為一個好的播音員?
        「首先要有好的聲芋A至少可以講到不同年紀、同一性別的聲音,當然咬字清清晰也很重要,做廣播劇時最要感情投入。」
         梁先生的廣播劇本大多數是自己創作的,在三十多年的日子裡,他又如何得到靈感去從事劇本創作?
        「我的劇本題材多數由現實生活中得到,不論諧劇、鬼古也是。」但近來有聽眾認為他的節目大都講過去的事,他的感覺又怎樣?
        「或許我老了,和年青人之間也有一段距離,節目內容有所代溝,可是播音的技巧藝術永遠不朽的。」我們可感到梁先生背後的無奈,和熱愛他的藝術。
        距離梁先生移民美國的日子也不遠,現在他正在製作在澳門最後的一輯廣播節目。
        「我真的希望在美國會有些中文電台,我可以繼續做播音工作,我實不想自己的藝術生命會這樣完結。」
        眼見梁先生在做最後的一次節目時,聲淚俱下,只歎唏噓。
        上一代的一種別具特色的節目“口技”要悄然逝去,是否代表著新一代的興起,我們拭目以待。
 

(此文刊於一九八五年一月廿七日“人物專訪”小丁撰文)